17年专注于RFID产品及解决方案
熊猫智卡新闻中心 熊猫智卡新闻中心

“支付第一股”拉卡拉收到深交所询问,蹭热度“翻车” ?

发布时间2021-12-03

拉卡拉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拉卡拉”)在其互动平台针对一则误读消息进行投资者互动回复后,收到深交所关于是否炒作股价的询问,可谓因蹭热度不幸“翻车”。值得一提的是,拉卡拉曾一路紧追市场“风口”,并因“花式”资本操作屡受监管问询。

“支付第一股”拉卡拉收到深交所询问,蹭热度“翻车” ?

一、拉卡拉否认炒作股价

事情导火线是11月26日有媒体误读央行发布的《关于加强支付受理终端及相关业务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表示明年3月1日开始“二维码收款禁止商用”。

基于此,卡拉卡在其互动平台回复投资者时称,央行新规的执行,进一步明确个人收款码不能用于经营性收款,让支付市场回归四方支付的本质,将极大地提升公司的市场规模和份额。

受此影响,当日公司股价大涨18.02%。与此同时,公司的股价异动也引起监管关注。

11月29日,拉卡拉收到监管关注函,要求结合《通知》说明此前公司在答复投资者提问时称“进一步明确个人收款码不能用于经营性收款,将极大地提升公司的市场规模和份额”的依据及合理性等问题。受此消息面影响,当日卡拉卡跌6.67%。

11月30日晚间,拉卡拉针对关注函提及的相关内容进行回复。

拉卡拉在回复中指出,11月26日早盘A股的第三方支付相关股票普遍出现了快速上涨,公司股价可能受此影响,股价同步出现较大涨幅,公司不存在炒作股价的情形。

此外,拉卡拉还表示,未来“个人码”转向“商户码”的过程中将释放出一定的增量市场,凭借在扫码支付领域的竞争优势,提升公司扫码交易规模和市场份额具备商业合理性。

按照《通知》规定,“对于具有明显经营活动特征的个人,条码支付收款服务机构应当为其提供特约商户收款条码,并参照执行特约商户有关管理规定,不得通过个人收款条码为其提供经营活动相关收款服务”。

据悉,当前线下扫码支付市场主要有三类二维码——支付宝、微信等账户机构提供的“个人码”;支付宝、微信等账户机构提供的“AT商户码”;以及商业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第四方机构提供的“聚合商户码”。作为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拉卡拉,在线下扫码支付市场提供的正是“聚合商户码”。

拉卡拉表示,在“个人码”不能为“具有明显经营活动特征的个人”提供收款服务的情况下,这部分市场空间将会被释放出来,转为由“AT商户码”、“聚合商户码”提供服务。从手续费率来看,“AT商户码”通常收取0.6%左右的手续费,“聚合商户码”则普遍收取0.35%的手续费。从入账方式上看,“AT商户码”的收款资金被分别划入支付宝、微信支付的账户,不直接进入商户的银行账户;而“聚合商户码”的资金则直接划入商户的银行账户。

拉卡拉认为,作为聚合支付行业的龙头企业,公司已经打造了适应条码支付的SaaS化服务平台,实现卡基和码基交易的双核处理引擎,并形成了扫码POS、受理码、APP、小程序以及API接入等覆盖多场景的扫码产品体系。

需要指出的是,有分析人士指出,目前“个人收款码”变为“商用收款码”标准的相关细则尚未出炉,因此现在谈论手续费定价问题为时尚早。

根据拉卡拉披露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拉卡拉实现扫码交易金额7300亿元,同比增长39%。增速虽快,但其在当前扫码交易市场占比并不高,还有很大增长潜力。因此,公司利用自身优势提升扫码市场份额和交易规模具备合理性,但业务拓展过程中存在一定不确定性和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关注函中还要求拉卡拉说明净利润下滑的主要影响因素以及经营持续性等进行回复。

数据显示,近年来作为拉卡拉业务核心的支付业务占营业收入比重正在逐年下滑,已经从2018年的91.92%下降至2020年的83.95%。

此外,营业收入增速也并不稳定,净利润增读持续放缓。财报显示,2016年至2020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5.60亿元、27.85亿元、56.79亿元、48.99亿元和55.62亿元,同比变动61.17%、8.80%、103.91%、-13.73%和13.53%。

同期,公司净利润分别为3.35亿元、4.70亿元、5.99亿元、8.06亿元和9.31亿元,同比增长169.01%、40.19%、27.65%、34.50%和15.43%;扣非净利润为3.38亿元、4.48亿元、5.79亿元、7.93亿元和9.00亿元,同比增长199.74%、32.47%、29.30%、36.99%和13.53%。

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9.39亿元,同比增长19.8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56亿元,同比增长16.41%,扣非净利润7.446亿,涨幅5.00%,增速持续放缓。

与此同时,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公司总资产为115.31亿元,较年初减少3.98%。

对此,拉卡拉在回复函中仅表示,截止2021年9月30日,公司有活跃商户1288万家,收单交易规模达3.85万亿元。近五年来,拉卡拉公司收入年复合增长率21%,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达30%。今年前三季度,在去年高基数的情况下,拉卡拉营收和净利润依然实现两位数以上持续增长。

二、“花式”资本局

资料显示,拉卡拉成立于2005年,是国内首批获得央行颁发牌照的第三方支付企业,前身是由有道创投、孙陶然、雷军共同出资创立的乾坤时代。

自2016年开始,拉卡拉通过“借壳”“分拆”等冲刺资本市场。在多次失败后,最终于2019年4月成功在深交所挂牌,成为第一家登陆A股的第三方支付公司。

在上市仅8个月后,拉卡拉就发布公告称,拟以公司截至2019年12月31日总股本40001万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股利人民币20元(含税),同时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10股,共计派发现金8亿元,转增股本4亿元。

按比例,第一大股东联想控股从中可获得现金分红2.26亿元,孙陶然及一致行动人则获利9400万元。

该预案立即引起深交所关注,要求其补充说明此次股份送转比例与公司业绩增长情况是否匹配,在上市当年披露高送转预案的目的,是否存在炒作股价的情形做出说明。

作为拉卡拉掌舵人的孙陶然,还曾是蓝色光标的创始合伙人之一,并曾为蓝色光标实控人。

近年来,拉卡拉与蓝色光标之间的互动也异常紧密。不仅在股权上有关联,两者在业务上也有交集。

拉卡拉和蓝色光标及其它8家公司曾在2015年联合成立考拉昆仑信用管理有限公司,其中拉卡拉作为大股东,持股占比达到32.4%,而蓝色光标持股比例为10.80%。

在2020年4月拉卡拉宣布解除股份限售后,蓝色光标成为第一家减持拉卡拉的非自然人股东。此时财报显示,卡拉卡在2019年全年业绩表现不俗。

为何在业绩表现不俗,且双方联系紧密的情况下,成为第一家减持拉卡拉的股东,蓝色光标的这一举动也引起资本市场的关注。

与蓝色光标“抛弃”拉卡拉不同的是,时隔一年之后,拉卡拉却在今年5月公告称拟逾9亿元举牌蓝色光标。

5月7日晚间,拉卡拉公告称,拟使用自有资金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向关联方西藏耀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收购其持有的蓝色光标已上市流通A股股份1.44亿股,占蓝色光标总股本的5.78%。以6.35元/股的价格协议转让,转让总价为人民币9.144亿元。

资料显示,西藏耀旺是拉卡拉第一大股东联想控股旗下企业,联想控股通过西藏考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持有西藏耀旺48%股份;同时,拉卡拉董事长孙陶然亦间接持有其33%股份。因此,此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协议转让完成后,拉卡拉持股比例为5.78%,将成为蓝色光标第二大股东。蓝色光标董事长赵文权持股比例为5.82%,为蓝色光标第一大股东。

蓝色光标一季报显示,孙陶然持有蓝色光标8063.6万股,占蓝色光标总股本的3.24%。同时,孙陶然与蓝色光标实际控制人、董事长赵文权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

三、“追风者”

实际上,拉卡拉近些年除了在经营主业支付之外,还曾涉猎互联网金融、数字人民币等热门领域。

2014年,在互联网金融尚处于风口之际,卡拉卡火速布局并成功拿下网络小贷牌照,并上线易分期、替你还等贷款产品。

此后,行业进入强监管时期。2016年10月,卡拉卡宣布将主营增值金融业务的北京拉卡拉小贷、广州拉卡拉小贷、考拉众筹等10家控股及参股子公司进行剥离。

尽管表面进行剥离,但此后拉卡拉与这些公司在业务方面仍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并因此遭监管部门的问询。

2019年11月20日,深交所向拉卡拉下发关注函,要求其对拉卡拉APP 中“借点钱”栏目存在易分期平台入口,并显示“用拉卡拉借点钱”的情况,核实说明公司与易分期的经营主体之间的关系及合作情况。

2020年4月10日,拉卡拉发布公告表示,公司计划使用自有资金19.09亿元收购广州众赢维融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及2.07亿元收购深圳众赢维融科技有限公司。此前拉卡拉将10家子公司打包出售时总价为14.4亿元。

IPO前低价剥离,上市后再以更高的价格从大股东手中买回。对此,深交所发函问询,要求拉卡拉说明在上市不到1年内即重新收购剥离的公司的原因,是否存在监管套利,是否存在向大股东输送利益的情形,是否有损上市公司利益。

2020年4月30日晚间,深交所创业板再发关于对拉卡拉年报问询函,要求拉卡拉说明是否存在为小额贷款、P2P平台提供引流的情形,以及为何仍从事已剥离金融业务等问题。

与此同时,随着数字人民币在多地进行试点测试,拉卡拉成功跻身首批与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的支付机构。

此后,拉卡拉开始大手笔投入数字人民币这一新“热点”。并在2020年年报中表示,未来三年,公司计划投入5亿元,持续推进并增强数字人民币及商户数字化服务,推动公司业务发展实现新的突破。

11月17日,卡拉卡还曾在互助平台回复投资者关于“数字货币是否可以代发工资”的问询,表示数字货币目前可以代发工资,公司员工部分工资已经通过数币形式发放。

此后,拉卡拉当日股价突然上涨5.23%,报25.94元。

针对公司未来可能面临的障碍及问题,拉卡拉在回复函中表示主要包括四方面:

国内扫码聚合支付市场参与者较多,面临增量市场,公司业务拓展获取市场份额存在不确定性;

为小微商户提供服务的成本高、收益相对较低,需要创新服务手段,提升运营效率;

扫码支付市场竞争加剧,存在手续费率继续下降的风险;

小微商户生命周期偏短,存在公司开拓的新商户不能收回销售成本的风险,存在投入产出失衡的风险。

来源:经济观察报

产品推荐

方案推荐